【新股分析】长阳科技新三板转战科创板新品光

发表时间:2019-10-09

  原标题:【新股分析】长阳科技新三板转战科创板,新品光学基膜毛利率只有1.57%

  据介绍,该公司主打高性能功能膜,其反射膜2017年的出货面积全球第一,不过新品光学基膜尚在爬坡中,该产品2018年毛利率为-7.03%,2019年上半年该产品占公司营收的比重已达21.9%,但毛利率仍只有1.57%。

  长阳科技主要从事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及其它特种功能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等多种高性能功能膜,产品广泛应用于液晶显示、半导体照明、新能源、半导体柔性电路板等领域。

  2010年以前,国内光学膜领域基本处于技术空白期,同时国外光学膜厂商对我国实行严格的技术封锁,导致我国光学膜严重依赖进口。长阳科技创始人金亚东博士首先以液晶显示光学反射膜为切入点,在2012年实现了公司第一代反射膜的问世。

  在此后的6年里,长阳科技实现了液晶显示全尺寸应用领域的突破,还与韩国三星、韩国LG、群创光电等企业开展深入合作,并且在韩国三星电子VD部门全球600多家供应商中被选入其全球13家核心合作伙伴之一,成为了韩国三星电子光学膜片全球供应商。

  2017年末长阳科技已成为全球光学反射膜细分行业龙头企业,反射膜出货面积位居全球第一,完成了反射膜的全面进口替代,打破了国外厂商长期以来的垄断,在过去6年内给我国液晶显示行业累计节省了数亿美元的成本。目前,公司已是韩国三星、韩国LG、京东方、群创光电等国内外面板、终端企业和德国Trilux、欧普照明、阳光照明、立达信等国内外照明企业的供应商。

  此外,长阳科技还透露,于2018年底,公司进军技术壁垒更高的光学基膜领域,寻求该领域的技术突破和进口替代。目前,公司已实现了光学基膜的小批量生产,正在逐步缩小与国外巨头的技术差距。

  业绩方面,长阳科技结合2019年1-8月经营数据及各项财务数据,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6.25亿元至6.32亿元,与上年同期增长了42.6%至44.19%;预计净利润为9500万元至1亿元,与上年同期5114万元相比增加85.76%至95.54%;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8700万元至9200万元,与上年同期4488万元相比增加93.85%至104.99%。

  2018年,长阳科技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6.91亿元和8887.54万元的规模。

  上述的光学基膜,作为多种光学膜(扩散膜、增亮膜)的基膜,其性能直接决定了扩散膜、增亮膜等光学膜的性能。

  据悉,光学基膜主要以聚酯切片为原材料,因其需具备低雾度、高透光率、高表面光洁度、厚度公差小等出色的光学性能,所以对聚酯切片、加工设备、车间洁净度等都有很高的要求,因此光学基膜是光学膜领域技术壁垒最高的领域之一,长期以来只有国外少数企业具备生产能力,日本东丽、日本帝人和韩国SKC等公司占据全球大部分市场份额。

  据长阳科技介绍,目前公司在光学基膜的研发方面有些突破,已实现小批量生产,但公司产品在透光率及雾度等关键指标上与国外厂商尚存在较大的技术差距,因此公司光学基膜在产品配方设计、工艺流程优化以及洁净生产等方面的核心技术与国外厂商存在较大的差距。

  从数据看,2019年上半年光学基膜的收入增长很快,已占到了总销售收入的21.9%。但其毛利率仅为1.57%。往前的2018年,该类产品的毛利率还为-7.03%。

  这也反映公司目前处于客户培育期。据介绍,长阳科技现阶段自产的光学基膜主要应用于对亮度、六合#65533;,分辨率、对比度等各项性能指标要求不高的中低端液晶显示领域和护卡膜、保护膜、珠光片等领域,产品仍处于技术持续改进期。

  长阳科技对此也提示风险,若公司在短期内不能对光学基膜的相关技术有进一步的突破,缩小与主要竞争对手的技术差距,增加产品附加值水平,提升产品毛利率水平,将对公司盈利能力的进一步提升带来不利影响。

  长阳科技的灵魂人物金亚东,持有长阳科技发行前总股本比例21.41%,1976年7月出生,北京大学化学系学士,比利时鲁汶大学化学系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以技术见长。

  据介绍,金亚东2003年7月至2006年10月,任美国通用电气中国技术中心亚太区技术经理;2006年11月至2007年12月,任美国陶氏化学公司新业务开发技术高级经理;2008年1月至2010年9月,任宁波激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宁波激智)董事长;2010年11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现还兼任长阳永汇执行事务合伙人、长阳实业执行董事,总经理。

  金亚东曾入选中组部千人计划,科技部创新人才推进计划科技创新创业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荣获中国侨界贡献奖、浙江省杰出青年、宁波市突出贡献专家,现担任的主要社会职务有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宁波市人大代表、北大校友会(宁波)会长。

  据介绍,截至2019年6月30日,长阳科技已获授权发明专利80项,其中3项为国际专利,同时公司申请并已受理的发明专利有90余项。并且公司及核心技术人员主要起草了1项高性能功能膜国家标准计划,参与了1项高性能功能膜行业标准,主导了1项浙江省团体标准,尚有2项正在审查中的高性能功能膜行业标准。

  2017年5月和8月,日本东丽以长阳科技侵犯了其拥有ZL3.2号发明专利权和ZL3.6号发明专利权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停止侵犯其发明专利权的行为,并支付侵权赔偿金550万元和2060万元。

  对此,长阳科技向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宣告本案所涉两项发明专利权全部无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据此驳回日本东丽的起诉。

  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日本东丽又以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为被告,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2019年6月1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经驳回日本东丽关于撤销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34983号无效宣告审查决定的诉讼请求。但2019年7月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出具了(2018)京73行初383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4623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并要求重新作出决定。

  国家知识产权局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判决,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公司作为原审第三人也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长阳科技表示,若公司败诉,根据日本东丽2017年5月20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的关于ZL3.2号专利民事起诉状,日本东丽提出侵权赔偿金以及其他费用共计550万元,该赔偿金额占公司2018年度销售收入的比例为0.8%。同时,按2019年上半年公司销售DJX300P产品产生的收入、毛利情况预计,若公司因败诉而停止生产、销售涉诉产品将减少当年的收入和毛利金额分别为1496.28万元和746.74万元。

  长阳科技也表示,与日本东丽之间的专利纠纷事项,目前未导致公司与下游客户之间销售量减少或者合作终止等情况的发生。

  从上述对金亚东的介绍中可以看到,金亚东还曾为一家叫宁波激智的公司担任过董事长。

  据悉,金亚东是宁波激智的创始人之一,但后来退出了宁波激智,退出的主要原因是:宁波激智成立后经营状况不理想,金亚东和张彦在宁波激智的经营理念和未来发展规划方面有不同的意见和想法,于是萌生了退出宁波激智自主创业的想法,因此,金亚东转让了所持的宁波激智股权,退出宁波激智进行独立创业,张彦成为宁波激智的实际控制人。

  针对宁波激智,长阳科技反复遭到监管层的询问,被询问的方向主要是双方是否关系“干净”,有没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宁波激智的主要产品包括太阳能背板膜与长阳科技主要产品存在重合的情形等。

  就此,长阳科技在回复中承认,宁波激智主要从事显示用光学膜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扩散膜、增亮膜为宁波激智的核心产品,与长阳科技存在重合的情形,同时宁波激智与公司的涂布反射膜也存在重合的情形。且长阳科技与宁波激智存在部分客户重合的情况,重合的客户主要有青岛卓英社、广东轩朗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诚誉兴光电有限公司,但长阳科技认为这是符合行业特点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数码挂牌| 开奖直播|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全篇新跑狗报| 诸葛亮高手论坛|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曾道人玄机藏宝图|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老北京| 地下六合彩| 789789手机报码| 336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