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系董事长张振新突然病逝 站错跑道留下超

发表时间:2019-10-08

  2019年10月5日,一则中国先锋金融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先锋集团)的讣告消息震惊舆论,又一位董事长被曝出海外病逝!这是去年7月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健意外法国死亡之后,第二位在欧洲突然去世的大型金控集团董事长。

  讣告称,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先锋集团创始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

  先锋集团没有公布更多的细节。和当时的海航集团相似的是,张振新背后的先锋集团及其多家公司正面临巨大的债务问题和资金困境,旗下庞大的金融版图,覆盖银行、证券、第三方支付、保险、财富管理、网贷、融资租赁、拍卖、典当、货币兑换、基金等全牌照,并拥有网约车、影视、酒庄、比特币矿机、香港餐厅、会所、航空等庞杂产业,旗下资产高达3000亿。先锋系旗下还有3家、3家港股上市公司、1家美股上市公司。

  张振新的去世,让数十万的投资人陷入焦虑:董事长谢世后的数百亿债务谁来偿还?期间,甚至不乏张振新“假死”以逃债的说法在投资人口耳中径相传播。

  复盘先锋系的财富版图背后,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结交华融系和江西资本大佬,是张振新先锋系资产版图极速扩张的原因之一。而通过资产收购,接连站错产业跑道——现金贷、网贷和区块链业务,则成为先锋系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而根据媒体报道,先锋系庞大的债务规模可能超过700亿元。

  张振新1971年3月出生于内蒙古通辽市,其事业升图堪称辉煌。毕业东北财经大学, 23岁身居上海万国证券大连营业部总经理。29岁,张振新创立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即先锋集团的前身),3年后又在大连成立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43岁即拥有4家上市公司。

  然而长期以来,张振新不为市场所知,香港挂牌正版彩图,极为低调。真正让市场开始关注这位资本新秀的时候,张振新已经手握除证券、基金、信托之外的全金融牌照,开始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

  其高光时刻是,2013年-2018年,控制多家上市公司,并将前期的多家金融资产逐一卖给上市公司,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方式,套现数十亿资金。此外还利用资本市场向各大机构投资者募集资金。

  然而谈其资本市场发起之路,离不开江西资本大佬戴昱敏。正是在该人主导的国企改制重组下,张振新拿下中字开头的融资租赁公司,在融资租赁业务上进行了原始资本积累。

  2009年,国有企业中国计算机租赁有限公司改制重组,张振新的先锋系公司作为民营企业,接盘了中国计算机租赁有限公司,而当时负责改制重组的正是戴昱敏。

  2010年,先锋系将中国计算机租赁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融资租赁),并迁址大连。此后戴昱敏在张振新的多家先锋系公司有担任要职。

  中国融资租赁工商信息显示,戴昱敏长期担任中国融资租赁的董事。中国融资租赁的第二大股东中经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经控股”)为先锋系旗下公司,而先锋系的官方介绍栏中,戴昱敏在中经控股长期担任董事长及集团主席。戴昱敏还在中国融资租赁的控股子公司汇京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担任副董事长。

  此后两年,先锋金融还和戴昱敏控制的中国木材(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了盈华融资租赁公司。该公司先后试图注入到先锋系的两家上市公司体系内,包括中国信贷后更名为中新控股)、和键桥通讯(002316.SZ,后更名为亚联发展)

  2014年5月20日,中国信贷(8207.HK)公告称将收购盈华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盈华融资)52.86%股权。中新控股公告称,公司与卖方签订不具约束力谅解备忘录,交易代价不超过1.6亿元。

  张振新随后将多家先锋系企业成功注入上市公司,而盈华融资租赁的交易不了了之。这笔注入上市公司交易在先锋系2015年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键桥通讯(002316.SZ)的公告里被再次发起。

  公告称,2015年10月,键桥通讯拟向张振新及张振新旧将刘辉等控制的公司抛出10亿元定增项目,收购中国融资租赁和中国木材持有的盈华融资租赁有限公司74.64%股权,并对其进行增资。此后交易亦被终止。

  目前,盈华融资注册资本2.73亿元,戴昱敏控制的中国木材(集团)公司持股37.1%,被视作先锋系的中经控股和中国融资租赁,合计持有46.7%,而戴昱敏在后两个公司均担任董事。

  尽管戴昱敏和先锋系共同持股的盈华融资未能成功注入上市公司,戴昱敏进入先锋系的第二家港股公司——弘达金融(01822.HK)长期董事名单中,并一直担任总裁职务。

  在港股上市公司版图中,先锋系还和戴昱敏的江西同乡赖小民的华融系多有渊源。

  2018年10月18日,华融系掌门赖小民被双开后,前香港证券交易所独立非执行董事、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于个人网站发文,列出不能持有的26只与华融或民生系有关联的股票。其中先锋系的三家港股公司包括弘达金融、中新控股以及2017年控股的平安证券(00231.HK)均被点名。

  公开可以查到的信息显示,2016年6月,中新控股非公开发行10亿港元可换股债券,其中华融海外公司Eternity Sky Investments Limited认购5亿港元债券,目前已经到期,中新控股应该赎回可换股的本金和利息;中新控股和中国华融国际还有更远大的目标,2016年在新加坡成立东南亚区域办公室,并发起成立100亿亚洲金融科技并购母基金。中新控股,于当年10月,在黑龙江发起成立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中国华融国际旗下的上海华融通远持股12%;2017年8月,先锋系旗下的弘达金控曾向华融发行了2亿元可换股债券,目前尚未到期。

  结交华融系,是张振新先锋系资产版图极速扩张的原因之一。而通过资产收购,接连站错产业跑道——现金贷、网贷和区块链业务,则成为先锋系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

  先锋系入主中新控股后,曾经收购掌众金融,并与建银国际共同投资美国游戏发行公司Firefly Games,在英国金融市场取得跨境支付牌照,控股越南Amigo Technologies、新加坡人寿,收购平安证券以及购买矿机、比特币等。至此,中新控股旗下通过收购已经拥有小额贷款、保险、汽车金融服务、区块链、P2P、第三方支付、在线投资和传统贷款及融资服务等。

  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大量收购需要巨额资金,中新控股主要资金来源一部分为配售股份,最多的来自计息贷款,其中公司发行可转股债券以及债券高达17亿元人民币。根据2018年中新控股披露数据,2018年12月31日,计息贷款高达32.8亿元,其中银行借贷15.5亿元,剩余为发行债券。

  其中10余亿可换股债券均在2019年到期。而华融在2016年6月购买的中新控股的5亿可换股债券,在2019年5月到期时,中新控股的股价已有初期的3.1港元/股下降至0.05元/股,股价几乎跌至0。

  外界尚不知,中新控股是否按照协议约定为华融赎回本金和利息。中新控股公告披露,当时和华融一同认购可换股债券的债权人对债务进行延期1年,利率由原来的7%调整为8%。

  而债务承压下,中新控股频繁收购的资产并未能带来预期的业绩增长。2018年中新控股首次出现亏损,金额高达8.6亿元。

  其中亏损最大一笔来自2016年10月,斥资8亿元对LEYU Limited(Leyu)48%股权的收购,后者旗下有全资子公司北京掌众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掌众金融(下统称“掌众金融”),主要经营在线消费金融业务,即现金贷,前期推出“闪电借款”,后推出掌e贷和掌buy优选商城业务。

  掌众金融的业绩下滑,成为2018年中新控股业绩收入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年报披露,2018年,中新控股收入25.5亿元,同比下降近乎一半。下降的原因是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收入因网上消费信贷平台——掌众金融交易量下降而减少,抵消了区块链服务的收入增长。

  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2017年为中新控股贡献将近7成的收入,高达33亿元。2018年,收入大幅下滑,仅贡献9.6亿元,贡献比1/3左右。而该项服务最主要的收入来自掌众金融。

  中新控股副主席及CEO彭耀杰在2019年3月称,由于市况严重恶化,区块链投资出现重大减值和新的香港财务报告准则,本集团今年股东应占亏损8.6亿人民币。

  2018年区块链服务收入4.2亿元,主要來自本集团工业级数据中心的区块链交易审核服务。同时,这一年由于区块链行情大幅下滑,对区块链资产计提减值损失十余亿元。

  而中新控股收购的新加坡保险公司业绩表现平庸,后被卖掉,收购的平安证券2018年业绩亦亏损。

  界面新闻报道,先锋集团CEO张利群反思,“从2018年下半年我们就出现了资金紧张,也发现过去摊子铺得过大,涉足了过多不熟悉的领域,交了很多学费。”

  和中新控股发展几乎前后脚,先锋集团旗下另一重要资产为网信集团开始布局。网信平台于2013年7月上线,作为金融科技开放平台,此后部分业务被拆分注入中新控股,P2P业务拨出为网信普惠,2019年1月赴美上市。

  网信集团旗下主要是P2P平台,也是先锋系暴雷的最大平台。2019年7月4日凌晨网信集团前执行董事盛佳确认网信普惠将良性退出P2P网贷业务的截图被曝出。同日,网信官微推送消息,称网贷平台的资金端出现小规模逾期,平台方正积极进行催收回款,并公布了延期提款、平稳压缩规模等策略。

  张振新称,实体经济的下行使得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尽管我们一直在用自有资金来维持流动性并保持刚性兑付,也还是迎来了不可回避的逾期时刻。”

  网信普惠官方网站显示,截止于2019年07月31日,借贷余额(待偿金额)高达58亿元。

  先锋系旗下另一网贷平台—金融工场,8月7日公告称,工场平台在正常运营了7年之后,由于大环境原因,出现了逾期情况。而根据工场微金官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借贷余额14.55亿。

  先锋系券商网信证券自身出现兑付问题。2018年营业收入为—32亿元,主要是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为负27.8亿元。网信证券在2019年3月被曝出产品逾期,还陷入7亿元的银行债务待偿还。2018年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网信证券因为与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社联社的债务纠纷,被冻结近1.9亿元资产。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亦向法院申请冻结网信证券名下5.2亿元资产。

  这只是先锋系庞大债务规模的冰山一角。据今年8月《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一份内部材料称,截至今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块: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

  而上述媒体报道的700亿元债务,并未包含先锋系旗下上司公司中新控股未到期贷款30多亿等,先锋系待偿金额可能远超过700亿元。网络亦有相关传言,先锋系待偿金额高达750亿。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数码挂牌| 开奖直播|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全篇新跑狗报| 诸葛亮高手论坛|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曾道人玄机藏宝图|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老北京| 地下六合彩| 789789手机报码| 33648.com|